您的位置:太阳成集团 > 关于我们 > 太阳成集团    从第一次的以物易物经历身上得

太阳成集团    从第一次的以物易物经历身上得

2019-09-11 20:19

    有人说,现如今的中国是最为开放最为包容的时期,可选择的东西越来越多元化,这自然带来一个重大而深刻的命题,我们该如何选择,教育家和政治家们在思考,如何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艺术家和社会学家们在思考,如何抵制庸俗低俗媚俗,《第36个故事》告诉我们:随心走,尽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什么。
    故事发生在一家叫做朵儿的咖啡馆里,咖啡馆的咖啡或者甜点其实并没有不同,除了顾客群青(张翰饰)曾经喃喃自语“嗯,好吃”之外,别无他人对店里的食品赞扬,但是,这家店却被旅行社看中,从偶尔带游客来这里参观之外,最后还屡次登门希望获得该店的部分股权。说来有点荒谬,但是,其实也很普通,这家咖啡馆兼容了当铺的功能,来这里的客人可以拿一件自己的东西来换店里的任何一件东西,这个主意的创始人——朵儿的妹妹蔷儿(林辰唏饰)把这个叫做“以物易物”。
    散文诗式的电影总能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若有似无的清香,想要努力抓住电影的某个主旨或者主线,但是,它却和你玩起了躲猫猫。倒叙、插叙、叠叙、复叙让人看起来眼花缭乱,却丝毫不破坏文艺片该有的唯美画面。本片更是拟定了三个主题对路人进行采访,是想借路人的口回答角色内心的困惑吗?
    从第一次的以物易物经历身上得到快乐的蔷儿,自作主张地、在朵儿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可以在朵儿咖啡馆以物易物的宣传单满大街发放,并且情不自禁地变得热情和快乐,忍不住和路人问候,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怕蔷儿她本人也无法给出什么合适的理由,非要说的话,是希望能够换取自己想要的汽车以及妈妈想要的古瓷。
    做什么事情、如何做事情以及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件事情在这里就成了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了,人们终究是在有确切理由的情况下产生行为的,还是在产生行为之后,才为该行为寻找合理的理由。
    “我不想要吉他换木马,木马又换吉他,我想换点别的东西。”蔷儿到底想要换什么呢?不知道,只是“不想吉他换木马,木马又换吉他”。通过来自世界各地的35块香皂以及每块香皂身上带有的故事让朵儿爱上的群青,为什么在他为了自己辞去副机长的工作,专心来咖啡馆陪她煮咖啡之后,依然选择做一个沙发客,带着出卖自己心爱咖啡馆的部分股权换来的飞机票环游世界呢?不知道,也许这只是一个既定的目标,选择了,就一心前往。这一切问题,电影并没有给出答案,甚至于也想要没有给出答案的任何迹象,也许,这些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也不需要什么答案吧。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太阳成集团    从第一次的以物易物经历身上得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