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太阳成集团 > 太阳娱乐 > 根本=商业片/流量片及他们的粉丝

根本=商业片/流量片及他们的粉丝

2019-09-14 02:20

我眼中的《邪不压正》,大概说的是这样一个故事,隐喻浅显到直白:

师父=中国传统文化

李天然=观众和年轻时候的姜文

蓝青峰=现在的姜文

朱潜龙=总急

根本=商业片/流量片及他们的粉丝

亨德勒=工业化电影及他们的粉丝

凤仪=国产和谐片及他们的粉丝

巧红=相对有水平的观众及影评人

所以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李天然从小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有天分,有传承,但是审美不咋地,还要乐呵呵的被迫娶一个又丑又胖的媳妇,眼看一身好功夫就此埋没

但由于总急和外来势力的入侵,命不该绝,反而因祸得福,获得了去美国提升的机会

(李天然在美国那几段戏太好莱坞了)

注意,这里有一个魔幻现实式的处理,理论上来说幼年李天然中枪又被烧,已经死了

而又跑出来一个李天然,并且遇到了美国来的亨德勒,代表李天然这个时候已经分裂成了两个人

一个是被烧死的普通观众,一个是已经觉醒的姜文

后来我们知道当时在车上蓝青峰也在,预示着在欲火重生之后,他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然后李天然受命回到国内,见到了亨德勒和蓝青峰,试图找朱潜龙和根本复仇

朱潜龙的这个隐喻觉得我觉得太明显了,名字一看就知道是干啥的,再加上警察局长这个想查谁就查谁的功能,完全就是总急的真实写照嘛

你看,李天然年轻气盛,想直接干死朱潜龙,但是蓝青峰不这么想

蓝青峰和朱潜龙喝酒吃饭,还说我们这全国各地都有义士,随时准备举旗,但得你这局长先开枪

朱潜龙表示我再考虑考虑,毕竟根本的鸦片生意还是挺赚钱的

蓝青峰又和根本勾搭,说你告诉我到底谁在祸害我们(的电影事业),根本说你先把美国人干掉我就告诉你

李天然虽然功夫了得,但一直有心结,觉得自己的复仇大业虽然急切,但对于当年这俩货秒杀师父全家的画面心有余悸,觉得正面硬刚还是有点难度的,于是觉得需要运作一下

然后就偷了根本的印盖在了凤仪的屁股上,说,你们特么就是给两边儿共同那啥的一帮人,太那啥了,老想着撅着屁股让人那啥,当然也不是说你们不行,毕竟你们也好过我李天然这一口,然而我并不打算带你们上岛,我的目标是反清复明

在这个混杂的时空中,有目标但不知道如何实现以及有点怂的年轻人,和有实力但不知道目标是什么的中年人,一直在交错制约同时又相互推进着

无论是『你每冲动一次,就死一个爹』,还是『我布了20年的大局』实际上都是在陈述姜文的抗争和尝试

到最后,凤仪会和大举入侵的日军同归于尽

根本会被让了他三刀的李天然打到神经错乱

李天然会和朱潜龙闹剧般的混战几场后,终于赢得胜利

蓝青峰会被拔掉牙齿,然后告诉李天然:你该有自己的儿子了

而凤仪会找到自己复仇的方式,她与李天然,互相不再需要,也互相成就彼此

这大概是姜文留给我们『最后』的启示录

我觉得《邪不压正》本身是部预告片,这还不是『这口醋』,仅仅是包好了的那顿饺子

《邪不压正》在试图预告

拍电影但『不讲一个故事』,到底是怎样一种操作

在圆桌派和窦文涛老马他们聊天的时候,姜文说:

电影的技术我是没问题的,这个不难

难的是,能不能不讲一故事?

电影是叙事的艺术?有可能

那电影能不能不是叙事的艺术?我觉得也有可能

不管是饺子和醋的比喻也好

『我以为我做的都是他们(观众)的梦呢』这样的天真也罢

我一直在想,一个如此看重剧本,又经常写了四五分剧本就开始拍的姜文,所谓『不讲一个故事』

到底是什么样的操作?

看完《邪不压正》,我又翻出了《太阳照常升起》和《一步之遥》,顺便回忆了下《鬼子来了》和《让子弹飞》

发现姜文一直念叨着的『主观的真实』,大概是想达成一种电影的完美形态

都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什么时候作为戏剧的延伸的电影

又变成了只有好坏之分,没有每个人看到每个人想看的部分呢?

在我看来,姜文一直都在试图包饺子,并且告诉大家,我就是喜欢蘸醋吃

至于你喜欢怎么吃,吃不吃,那是两码事

甚至说,菜,肉,面都摆在这儿了,想怎么着吃,都由着你吧——因为我已经先把自己哄开心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鬼X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太阳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根本=商业片/流量片及他们的粉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