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太阳成集团 > 太阳娱乐 > 《我不是潘金莲》很好地把握了这些创作优势

《我不是潘金莲》很好地把握了这些创作优势

2019-09-16 12:05

趁着周末有空去看了一下最近争议很大的《我不是潘金莲》
在我看来 这是一部好片子
没有生搬硬套的网络段子 没有低俗恶搞的刺激笑点 而是通过铺垫通过把观众带入某一种情境来创造一个新梗 这种有语境有铺垫的笑点才是回味无穷和难以照搬的
影片的圆方画幅似乎是绕不开的话题
圆形画幅要实现起来其实很简单 就是遮挡镜头而已 然而要处理好又很不容易 因为在长方形的荧幕上实现圆形画幅 就意味着要损失掉三分之二的画面信息 同时因为没有四个角很多处于画面边缘的物体会变得不完整 因此把方形画面直接遮挡并不可行 构图需要更加紧凑 同时它也能带来一些创作空间 单论镜头 《我不是潘金莲》很好地把握了这些创作优势
首先圆形画面的边界会显得模糊 能带来一丝中国画式的朦胧感 其次圆形画幅能够突出画面中心的重点 包括暗示人物之间地位的高下 而且圆形画幅能够与一些特殊的形状形成在方形画面里难以感受到的互动 能够给观众留足对画面外信息的想象空间 本片对画幅的使用还是很成功的 圆形画幅不仅是一种聚焦更是一种东方韵味的展现 构图色彩布景演员的表演都与之配合得很好加上恰到好处的配乐 影片的戏剧性观赏性都进一步提升了 在隧道中从圆形过渡到方形画面的那一瞬间也很惊艳
所以我觉得“潘金莲”是好看的 好看就表现在画面上 圆形构图里 讲究的是中国人万事求全不愿有纰漏的心态 一切都裹在柔顺的线条里 凡事不出格 便可以包容和屈就 所以下至一个县城小法官 上至一个市长一个省长 却为了一个村妇近乎荒唐的诉求而大费周章狼狈不堪 而故事到了北京 画面一下变得方方正正 这里没有小镇人情 规矩的束缚 权力的威严 面子上骨子里的 全部展露无遗 “首长”角色在主旋律之外出境 更是中国电影难见的场面 电影的每一幅画面 从美术设计到运镜 甚至机位选择与演员走位 都进行了精妙设计 这种美赏心悦目 在形式上也足够有趣
故事里的李雪莲 个性较真认死理 为了找回一个公道 折腾了十几年 从江西老家一路奔波到北京 成了周围人眼里的疯子麻烦 被算计被“慰问”的对象 而冯小刚则在其中孜孜不倦地雕琢 大玩形式感 圆与方的画面 每一帧都美轮美奂的摄影构图 以荒诞来展示荒诞 却又通过荒诞毫不避讳地讽刺现实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太阳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是潘金莲》很好地把握了这些创作优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