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太阳成集团 > 太阳娱乐 > 彩色的画面预示着崭新的生活

彩色的画面预示着崭新的生活

2019-09-21 03:04

      午后,阳光若有似无从各个缝隙里钻进房间,一缕一缕撕裂开来铺满内心那大片大片的荒芜,姿态暧昧,带着残缺的美感,肆意弥漫着整个空处,小区里安静得有些诡异,这个时候是适合缅怀的。
伤感的人喜欢怀旧,或是怀旧的人容易伤感,因果已不重要,那一堆旧CD和旧碟片,零零乱乱的散落在架子上,无瑕整理,总是可以在上面找到一些岁月的痕迹,勾起记忆中曾经的细枝末节。然后沉迷纠结着感伤。
《春光乍泻》滑落手边,还记得几年前几个人挤在一个晕暗的小房间看这张碟的情景,小心翼翼的拉紧窗帘,仿若要掩藏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带着些做坏事的刺激,有些新鲜,有些羞怯,那时的自己真是稚嫩。而如今的自己重翻旧碟,却有了些新的感触,或许是因为对于爱情有了更深的认知。
第一个镜头,出境处的公章盖在他和他的护照之上,看那个大盖帽的神情,无比庄重和严肃。因了何宝荣的一句“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对于他这句台词,黎耀辉一向无法拒绝,两个大男人开始了出走阿根廷之旅。也开始了两个寂寞男人的内心暗涌,彩色的画面预示着崭新的生活。
大瀑布,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一种对于相爱的人的牵引,开着破旧的二手车的俩人几经周转终究没有到达理想的圣地,只留下未完的遗憾,或者那时已预示了未来,一切未完结也无法完结。点烟,沉默,不如我们先分开,何宝荣绝尘而去,留下一脸落漠的黎耀辉。画面转向黑白。
无可厚非,王家卫确实是个大师,当屏幕画面在黑白彩色间转换时,心情在黯淡与明亮间交替,带着戏谑玩弄着各人的思绪,就这样如此纠结着疼痛。热烈又疏离,暧昧丛生。如同剧中的两人互相吸引又相互抗拒,享受着疼痛的快感。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黑夜,繁华的大街,狂欢的人们,喧嚣不属于黎耀辉,对于他只是一个人的孤寂,一口啤酒一口面包喂饱了自己的胃,模糊了自己的眼,只是满目的荒凉无声的昭示着自己的痛处。
忘不了那几个场景。深深触动,不能自已,某夜,浑身是伤的何宝荣找到他的住处,片刻的惊异,没有言语,紧紧相拥,随后又一句“不如我们重新开始”,明知是一场殇,不能退,只有陷,回来的计程车后座,何靠在黎的肩膀,是一场妥协亦是对爱情的延缓,街灯柔转变亮,后面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房间里点着的瀑布灯暧昧明亮,换去他的衣物,身上擦洗干净,任性的抽走他的护照,是怕他再也一次的离开,或是想全身心的拥有。
爱情无理,因为深入,只有宠溺妥协,他爱他,是一场深重的灾难,只因为他的一句无烟抽,便从被窝里钻出,寒冷的冬夜衣着单薄的站在士多店窗前。固执的要他早晨起来陪他晨跑,然后冻到生病要他从被窝里起来煮食,他发火说:“你是不是人啊,要一个病成这样的人起床煮饭给你吃?”过后依然是裹着棉被在厨房里张罗。
受伤的日子,两人的相处少了些针锋相对,工作时不休止的电话,小厨房里的完美探戈,黎耀辉说:有一句话他一直没有和他讲,他不想他的伤那么快好,那段时间是他们相处最快乐的时光。或许感情真的这么脆弱,有所依托时才能好好的在一起。而终究要各走各路。
伤好后,一切又回到原点,一次次的出走并不能赶走内心的寂寥,寂寞的人始终寂寞。或许黎耀辉把不能承受的伤痛都存在了小张的收音机里,带到了那个世界的尽头。可是那些光影里的温暖和黯然渐渐消失在瀑布下徘徊的身影里,依然有写不清的惆怅,独自站在大瀑布下的黎耀辉,那些水滴打在身上的同时,心里肯定也在颤抖,可是有些东西并不是都可以洗清。
是夜,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孤寂,最后只留给了他,这个看似不羁又任性的男子。何宝荣在旧居里一遍一遍擦拭着地板,摆放着那些香烟,对着瀑布灯发呆,拥着毛毯失声痛哭,打开房门似乎在等待着他会从外面走来。然而终究一切只是臆想,小饭馆里的杯盘狼藉也揭示着内心的支离破碎。
终究谁也没有泅渡到对岸,亦忘记了回归的路。痛楚只是被掩盖,而始终不能根除。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太阳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彩色的画面预示着崭新的生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