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太阳成集团 > 影视资讯 > 爱与恨——这两个从汪洋人海中相遇的男女紧紧

爱与恨——这两个从汪洋人海中相遇的男女紧紧

2019-09-15 00:29

Hiroshima Mon Amour——Hiroshima 像是口中呼出的一个悠远古早的梦。将音节拆个儿慢慢吐出时,一丝轻轻的气息从唇齿间滑过,舌尖弹触口腔,音节弹跳的韵律间展开了一幅画卷。仿佛眼前便能浮现远山和氤氲环绕的云霭,耳边可以听到细流从青青油油的稻田间流淌而过的歌吟。

Hiroshima,这个独一无二的名字描摹的似乎就是大和民族男耕女织的图景,有山有水有人——但却无神灵庇佑。残酷世界有它不容任何人挣扎抵抗的规则,它的规则凌驾于每个个体最最简单卑微的生存需求之上。多少土地曾被铁骑踏过,多少青青油油的稻田曾被呼啸来去的子弹惊得彻夜不眠——然后,一个猛然从天边投射而来势要摧毁一切的强力将所有嘈杂的铁骑声,机枪声,细流声,人声统统归于死寂。最终,只留下一道道蜿蜒扭结的疤痕——这便是故事的开始。

广岛之恋,这个美丽的名字下掩着一个最最肃穆的主题。这是永远无解、找不到出路的对立命题——吞噬一切的战争,以及在死亡伤痛中苟延残喘仍然向往爱与和平的个体生命。他们紧紧拥抱,像是要将对方融进身体中一般,还有指掌臂弯交织刻画的线条——那富有张力的姿态不言不语,却已昭然若示地和满目苍夷站成对立。美与丑,爱与恨——这两个从汪洋人海中相遇的男女紧紧拥抱,如世上千千万万其他平凡男女一样,像是要用尽所有生命力量向残忍无道的战争无声抗议。

—我在广岛看到了很多

“不。你在广岛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在广岛的博物馆里看到人们在重建

“不。你在广岛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们最开始的交谈和穿插其中的画面铺陈交代了电影的主题——历史最最真实的面貌是那一个个被它无情割裂,淌出鲜血的伤口;是即使化脓结痂却会永远作痛的瘤;是生命延续世世代代无法彻底清除的痛苦和记忆。或者说,你看到的是历史,可你永远看不到创伤之下用血泡过的记忆。你以为你看到了真实的广岛,可当原子弹摧毁一切的刹那你却身在千里之外遥远的巴黎,没有切肤之痛你怎能说你看到了?

你我都是幸运的人。

幸运是因为免于目睹大地被撕开的一刹那迸发的火光和吊诡的蘑菇云,幸运是因为我们的身体仍然完好无缺、皮肤上只有岁月留下的痕迹而已——幸运,是的,因为所幸我们只是历史的见证者,那毁灭性的一刻并没有在我们的大脑里戳出一个窟窿,烂成一个永远的长不出血肉的缺口。幸好那时你在巴黎,而我在广岛之外的地方作战,要不然被大洋隔开的你我怎么可能相遇呢——若不是因为这场战争和那颗该死的原子弹,或许我们永远不可能相遇。

因为这难能可贵的相遇,我愿意将我的故事讲给你听。并且我愿意只讲这一次,你是我这个故事的唯一拥有者——在这个世上,在这里,在广岛。我愿意将这个故事永远留在广岛,就像十四年前我将这个故事留在了讷韦尔一样。然后,我将……等等让我先将这个故事讲完吧。

那时的我只有十八岁。留着俏皮的长发,还是一张不染风霜的面孔,当我踏着自行车从讷韦尔的田野间穿行而过时,柔和的阳光便会给发卷儿染上生动的光。讷韦尔是我出生的地方,是我长大、学会读书写字的地方——是我的故乡。我还记得卢瓦河的水缓缓流淌而过留下的歌吟,还有清风拂过从脸颊边滑过的花草香——我总以为我早已忘记了故乡,还有卢瓦河,可是这广岛清凉的夜晚和穿过镇子的河流却让我莫名想起了他。我们就在那田野间相遇,那是个有着柔和阳光的早晨,清风里浮动着花草香,卢瓦河的歌谣好像就在不远处,当你静静地侧耳聆听好像就能听到——我就是这样爱上了他。讷韦尔的每个角落都有我们的足迹,我们在树林阳光的掩映下相拥,在城墙的废墟上接吻,还有田边那个小小的棚屋……我知道这一开始就是场错误,他是德国士兵,德国军队的铁骑踏过法国的村庄,多少无辜的法国人死在他们的枪炮下。可我也拿自己没办法。

我们的事终于还是被人知道了,我被父亲关进了地窖。每日每夜我都扒着那扇唯一的小窗,看着人来人往,感觉像是被这个世界遗弃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在他们双脚踏过的地方下边有一个近乎绝望的姑娘,没有自由,还被绞去了长发。所幸我还有爱人,还有能赖以为生的爱情。可是那天还是来了。讷韦尔终于被解放了,我也重获了自由,而我的爱人却在解放的前夜被子弹夺去了生命——因为他是一个德国兵。势不两立的作战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是连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这是这个残酷世界的游戏规则。藐视规则的人只能领受惩罚。走出地窖我终于没有忍住尖叫哀嚎,我想就是在那时我便疯了。

再后来我离开讷韦尔去了巴黎,踏着自行车头也不回逃离故乡的清晨我发誓再也不会回去。可是今夜,与你对坐在广岛这临河的酒馆,讷韦尔的记忆像潮水一般将我淹没。我终于惊觉,故乡是尾随我始终摆脱不了的幽灵。我在大洋彼端的广岛与你相遇,当你激发我体内的欲望,便叩开了连结我与故乡的那扇门。这是广岛还是讷韦尔?如果痛苦的记忆终究挥之不去,我该是走或留?

……

这究竟是广岛还是讷韦尔至此已不再重要。记忆总会以不可知的方式突然占据心灵,每一次欲扭头离开最后还是免不了徘徊逗留——其实我早该离开广岛,可这次我又输给了自己。这个没有名字的讷韦尔女人又一次回到了卡萨布兰卡酒店,也就是在这里她与这个没有交代名字的广岛男人相遇。讷韦尔和广岛——当他们背后的文明布满创伤,彼此的姓名又何足轻重?不过都是失去故土的人,不过是千千万万平凡男女中的一个而已。就像“卡萨布兰卡”背后象征的意义一般,这是每一个失去故乡的流浪者的栖息之处、容身之所。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只有代号没有名字,他们代表的是每一片被战火践踏过的土地,每一个因手足杀戮而流离他方的民族,每一个因人类暴行而失落的文明。在黎明前的黑暗里他们决定静默不语,相视对望,最终等到天光降临。

广岛之恋,在爱情故事背后阿伦雷乃真正要诉说的是战争与和平,而当这个宏大主题通过“爱情”表现出来时才更扣人心弦。因为这是每个人内心最深的渴求,悲天悯人的主题只有当触及到每一个“人”时才会激起久久不能平息的共鸣。

广岛和讷韦尔紧紧拥抱在一起——也许也唯有跨越地域、民族、历史的爱能在毁灭一切的力量前岿然不动。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爱与恨——这两个从汪洋人海中相遇的男女紧紧

关键词: